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库 - tukuu.com 门户 旅游 查看内容

第五十六章教唆诱导

2017-7-13 11:56| 发布者: LeonoreI88| 查看: 181| 评论: 0

摘要: 姜华说的没错,陈逸航死前一个多月,洪恩铭在饭桌上提及花生过敏死亡和泰式餐厅的咖喱鸡,陈逸辉死前一个来月,吴正豪又跑到洪恩铭那咨询哮喘病。这怎么看都不想巧合!“姜华,中午我们洪恩铭办公室,我问他知不知道 ...

姜华说的没错,陈逸航死前一个多月,洪恩铭在饭桌上提及花生过敏死亡和泰式餐厅的咖喱鸡,陈逸辉死前一个来月,吴正豪又跑到洪恩铭那咨询哮喘病。这怎么看都不想巧合!

“姜华,中午我们洪恩铭办公室,我问他知不知道陈浩昇会去哪,当时他的眼神有点慌乱,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你说,洪恩是不是知道陈浩昇的下落?”

“眼神慌乱?我怎么没注意?”

“当时我正盯着他看,他眼中的慌乱一闪即没,很难察觉。”

“我怎么感觉,洪恩铭有点教唆犯的嫌疑啊!”

“是啊,是有点教唆的嫌疑!姜华,你们查过洪恩铭的底吗?”

“查过,老宋亲自查的。洪恩铭原来在市医院,是外科的主任医师。在医院的口碑很好。”

“主任医师?级别很高啊!”

“是啊,听说是陈浩昇在省医的一个朋友,把洪恩铭介绍给陈浩昇的。陈浩昇用双倍的薪水才把洪恩铭挖过来。”

“我也听叶心蕾说过,这个洪恩铭业务上很厉害,来的第二年,陈浩昇就把洪恩铭升为副院长了。”

“在这种家族企业,一个外人,能做到副院长,确实很厉害。”

“姜华,洪恩铭结婚了吗?”

“没有,老宋说洪恩铭还是单身。”

“单身?不应该啊!洪恩铭条件这么好,怎么会没结婚?”

“这就不知道了。”

“姜华,恐怕还要继续往下查。这个洪恩铭,我觉得不简单!”

“嗯,我跟老宋打招呼,继续查。”

“姜华,你说陈浩昇从家里出来回去哪?”

“你什么意思?”

“那个老头,儿女都不在了。身边只剩下外甥和私生子,他又两人都怀疑,这种情况下,他为求自保,你觉得他会去哪?”

姜华隐隐感觉,方婕似乎在暗示什么。“你怀疑他躲在洪恩铭家?”

“对!洪恩铭是个外人,和陈家内部的争斗没有厉害关系,谁当家,对洪恩铭都没有影响。如果我是陈浩昇,我会选择躲到洪恩铭家去。这样别人找不到他,他又能每天通过洪恩铭,了解医院里发生了什么事。”

“方婕,你怎么不早说?”姜华有些埋怨方婕。

“唉,姜华,我也是才想到。中午发现洪恩铭眼神有点慌乱的时候,我就有点怀疑,但不敢肯定。刚才听林智扬说,吴正豪向洪恩铭咨询哮喘病,我才想到,他一个外人,能在家族医院当上院长,除了陈浩昇的支持,肯定他个人跟陈家的关系也很不错。怎么说呢,应该叫面面俱到吧!连吴正豪这个私生子都跑去跟他请教问题,说明洪恩铭在陈家人缘不错。他应该深得陈浩昇的信任。”

“方婕,如果陈浩昇真那么信任洪恩铭,在三个儿子都被谋杀后,还躲到洪恩铭家去,是不是表明,陈浩昇从没怀疑过洪恩铭?”

“姜华,陈浩昇应该不会怀疑洪恩铭。就连我们,只凭洪恩铭说的那几句话,也没有证据怀疑洪恩铭。但是没有证据怀疑他,并不代表洪恩铭没有嫌疑。”

“你还是怀疑洪恩铭有教唆的嫌疑?”

“嗯!洪恩铭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医生,他应该能够想到,自己的专业意见,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特别是当时饭桌上,还有强劭奇和于娟。洪恩铭肯定知道他们的关系。”

“方婕,可洪恩铭说,他不知道陈逸航对花生过敏啊!”

“这个只有洪恩铭自己才知道了!我觉得,以他跟陈家的关系,无意中知道陈逸航对花生过敏,也不稀奇。”

“但是动机呢?方婕,要有动机啊!”从感觉上说,姜华赞同方婕的分析,可他是警察,必须重视证据。

方婕苦恼的摇摇头,这也是她一直困惑的。洪恩铭无论怎么看,都没有动机教唆强劭奇和于娟谋杀陈逸航。

洪恩铭在医院没有股份,和陈浩昇也没有血缘关系,陈家人就算全都不在了,医院和陈家的财产也不会落到他的手中。

“姜华,老宋有洪恩铭家的地址吧?”

“有,我马上叫老宋把地址发过来。”

洪恩铭家住御品华庭,那是林城环境比较好的高尚住宅区,地处市区和开发区的结合处。

姜华找到洪恩铭家,刚摁下门铃,就听到了陈浩昇那老头的声音,“谁呀?”

“陈院长,是我,姜华!”

门开了,陈浩昇穿着那套深色西服,有些意外的站在门边,“姜队,你们怎么找到这来了?”

“陈院长,你可叫我们好找!”姜华伸头向里张望,“洪副院长不在?”

“他还没回来。姜队,方婕,请进吧!”陈浩昇把二人让进屋内。

洪恩铭家很大,装修很清爽,给人一种简洁明快的感觉。

“姜队,随便坐吧!”陈浩昇见二人坐下,好奇的问道:“你们是怎么想到我在这的。”

“我们也是碰运气,陈院长,你怎么想着离家出走了?”姜华敷衍着陈浩昇,把话题转到陈浩昇身上。

老头笑得有些苦涩,“姜队,我也是没有办法!不把自己藏起来,我怕不安全。”

“不安全?你觉得在家不安全?”

“哎!”陈浩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姜队,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吴正豪,你们应该调查过了吧?”

“调查过了,吴正豪确实到永山化工厂,找强劭奇的父亲,要了几克氰化钾!”

“那他是不是……?”老头子愁苦的脸上,充满关切。

姜华看了方婕一眼,方婕微微点头。姜华想了一下,决定告诉陈浩昇实情。

“几天前,吴正豪在医院楼下的停车场,交给强劭奇一管唇蜜,经检验,唇蜜里掺入了氰化钾。吴正豪对强劭奇说,那是陈逸歆头天晚上掉在你别墅里的,叫强劭奇拿到陈逸歆办公室去交给陈逸歆。”

几滴老泪不受控制的从陈浩昇的眼角滴落,老头哽咽着问道:“真是他做的?”

“陈院长,你听我说完。那天陈逸歆不在办公室,强劭奇在陈逸歆桌上看到一管一模一样已经用完的唇蜜。强劭奇想起强恒斌跟他说过,吴正豪找强恒斌要过氰化钾,就起了疑心,没有把唇蜜放到陈逸歆桌上。”

“没放?”陈浩昇有些疑惑。

“对,没放。但是几天后,陈逸歆桌上出现了另一管同样掺入了氰化钾的唇蜜。”

“另一管唇蜜?”陈浩昇皱起了眉头,心想,这个孽障还是不死心啊!“那逸歆她?”

姜华十分意外,听老头的口气,他好像知道陈逸歆没死。方婕目不转睛的盯着陈浩昇,这老头的脸上,找不到那晚乍闻女儿死讯时,那种伤悲。

方婕忍不住问道:“陈院长,你知道陈逸歆没事?”

老头轻轻点了点头,“嗯!我想,逸歆应该没事吧!姜队,你告诉我,逸歆是不是真的没事?”

“是的,陈院长。警方为了陈逸歆的安全,已经把她保护起来了。”

陈浩昇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重重的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姜队,我能不能见见逸歆?”

“随时都可以!不过陈院长,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逸歆没事的?”

“是智扬帮我分析的!他说逸歆的死有诈,他怀疑逸歆是你们保护起来了。”

姜华惊讶的看向方婕,这个林智扬的脑子,也太好用了。

“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陈院长,你离家出走那天中午,吴正豪也失踪了。”

“什么?正豪失踪了?”老头子神色紧张,“姜队,他怎么失踪了?逸歆的事,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

“选择还无法确定!陈院长,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姜队,你说!”

“吴正豪曾经向洪恩铭咨询过哮喘方面的问题,你知道吧?”

老头子无奈的点着头,表情似乎心灰意冷,“知道。智扬说,听到正豪在洪恩铭办公室询问哮喘方面的问题。”

“你跟洪恩铭核实过吗?”

“我问过恩铭,他说,正豪有个同学有哮喘,正豪是帮他同学问的。正豪确实问过恩铭,什么情况下,会加重哮喘的病情,有没有生命危险。”

“洪恩铭怎么回答的?”

“恩铭就把他知道的都告诉正豪了!姜队,你告诉我,逸辉和逸航的死,是不是跟正豪有关系?”问出这句话,老头子觉得心如刀绞。

姜华正不知怎么回答,手机突然响起。

“喂,老孟,什么事?”

“姜队,我们找到吴正豪住的地方了!”


下一篇:《赌球大革命》连载第5章第17节:逼进死胡同
上一篇:第一千零八章:金丹陨落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