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库 - tukuu.com 门户 旅游 查看内容

第一章:绝望之崖

2017-7-13 11:56| 发布者: LeonoreI88| 查看: 339| 评论: 0

摘要: 境外某国,警方派遣的六只队伍与盘踞在这一带的暗黑组织奎发生了剧烈的交火。 由于这一次警方事先掌握了大量的资料,交火仅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警方已经完全占了上风,而奎组织死伤惨重。 “第一小队完成任务。” ...

境外某国,警方派遣的六只队伍与盘踞在这一带的暗黑组织奎发生了剧烈的交火。

由于这一次警方事先掌握了大量的资料,交火仅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警方已经完全占了上风,而奎组织死伤惨重。

“第一小队完成任务。”

“第二小队完成任务。”

“第三小队完成任务。”

“……”

一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跑到了临时指挥中心:“柯大队长,死神阎罗被狙击手一击毙命。”

临时指挥中心的众人听到这句话,欢呼雀跃,或拥抱,或击掌,六个月的部署终于得到了彻底的结束。

柯羽夜脸上也露出久违的笑容,二十年了,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他看着婆罗岛远处殷红色的晚霞挽着碧海,迎接夕阳的余辉安,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可是突然一阵心痛,心脏像是被什么突然揪住了。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前方的对讲机突然传回讯息。

“这里是指挥中心,请讲!”

“报告,烈焰玫瑰出现异常,烈焰玫瑰出现异常。请指示,请指示。”

柯羽夜站在原地,听到这个眼神闪动了一下,转过身来,看着指挥台,他突然觉得整个人犹如灌了铅一般,难以行走。

“我是龙副队,请讲。”龙行之接过话筒,与前线对话。

“烈焰玫瑰叛变,重复一遍烈焰玫瑰叛变,请指示,请指示。”

众人面面相觑,烈焰玫瑰是所有卧底之中忠诚度最高的,怎么会叛变。而且烈焰玫瑰与组织奎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又怎么可能叛变?

龙行之短暂的惊讶之后,接过话筒:“请再次确认,现场。”

“是!”

龙行之想要请示柯羽夜,毕竟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是柯羽夜。而且,最重要的是,烈焰玫瑰是柯羽夜一手带出来的学生。 但是,龙行之看得出来柯羽夜脸上写满的凝重,他最终没有张口,而是等待着前线再次传回的讯息,所有人其实都在等待,等待信息的错误。

十几分钟之后,前线再次请求通话:“指挥中心,指挥中心。”

龙行之的示意下,通讯员打开了声音:“请讲!”

“烈焰玫瑰确定叛变,烈焰玫瑰确定叛变。现场情况复杂,已经列入一级恐怖目标。”

指挥中心里的所有人,一言不发。昔日的战友,却不明原因的突然叛变,无法避免的兵戈相向,试问谁的能云淡风轻。

“是否击毙,是否击毙,请指示,请指示。”前线再次询问。

“现在请示上级,等待指示。”龙行之对着对讲机说道。

指挥中心仍旧没人开口,请示上级这通电话,需要柯羽夜拨出去。可是柯羽夜面如死灰的看着通讯员。看来,那件事终究还是没能瞒得住。

“老柯,这通电话,打还是不打?”龙行之手里拿着战备电话,看着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柯羽夜。

“报告指挥中心,这里是第六小队,烈焰玫瑰带着一号向苍狼之崖逃去,是否击毙。”

柯羽夜终于不在一无所动,而是越步走到通讯台前:“跟着她,不要伤害她。”这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此刻的柯羽夜,双眼布满骇人的血丝,心灵上的痛苦,无法排解,他的灵魂就像是放在滚烫的油锅之中。

“我这就去苍狼之崖,任何人不准开枪。”

苍狼之崖是婆罗岛上最为险峻的一座山崖,距离海面有几百余米。代号为烈焰玫瑰的女人站在苍狼之崖的边上,看着远处如血残阳,就像是恶灵在召唤。海面上汹涌的波涛滚滚而来,仿佛是死神暴怒的披风。她的身后,几十只手枪和狙击枪瞄准着她,然而她一直没有回头,脸上的泪痕在风中飘散,剩下红色的鼻尖和眼眶承认她哭过。她就像是一个落魄的君王,却又带着暴君的气场,一席白色的长裙,立在残阳之下。

柯羽夜,穿过一层一层的警戒,“不论一会发生了什么,都不准开枪。”说完,柯羽夜缓步走向了女人的身边。

“不要过来了。”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句,她的声音也许因为哭过不久,略带一些嘶哑。

柯羽夜果真没有再往前了,而是站在女人十米左右的地方。

女人不知经过怎样的悲伤,与挣扎。她转过来的时候,脸上写满了绝望。她看着眼前的柯羽夜,突然笑了起来疯癫的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留了下来,哭的那样撕心裂肺。柯羽夜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女人,而他自己的却像是被放在刑架上接受鞭笞。

女人缓缓的举起手枪,瞄准柯羽夜的眉心。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利用我?”女人因为激动,微微颤抖着。

“对不起。”柯羽夜看着女人绝望的眼镜,缓缓地说道。

“哈”女人轻笑,“你的对不起可真值钱,这下你满意了?”

“你杀了我吧!一命换一命,从此之后,我们两不相欠。”柯羽夜捏了捏眉心,沉痛的看着女人。

“杀了你,我父亲活的过来吗?”女人悲伤地嘶吼道,随即恶狠狠地说道“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你去死吧,柯羽夜。”

柯羽夜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闭上双眼。

女人突然觉得柯羽夜的这份决心,太可笑了,可笑到让人作呕。她缓缓地扣动扳机。一声枪响,划破黄昏的宁静,震出了几只归巢的鸟儿。

女人胸前开出一朵红色的曼珠沙华,在白色的裙子上,愈发的晃眼。女人缓缓的看着自己胸前逐渐晕染而开的血迹,淡淡的笑了起来,那个笑很明媚,就像是春日的暖阳。

柯羽夜缓缓睁开双眼,他瞬间明白。这一枪,是身后的人开的,女人的枪里面根本没有子弹,女人从来没有真得想要杀自己,或者说,就算想过,也不愿意,不舍得想自己开枪。女人想要的,是结束她自己的生命。他看着女人失色的脸庞,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可是此时,女人已经退到了悬崖边上,“不准过来。”

他不敢向前,他怕她一时冲动。

女人缓缓抬起头,看着心碎的柯羽夜,淡淡的笑了,海风轻轻浮动起女人的发丝,掀起白色的裙摆,就像是一崖边最美丽,最心碎的百合。

“你欠我的,永远都还不清。我以我的在天之灵诅咒你永生永世,魂断相思。”女人说完,向身后坠去,任凭柯羽夜再快的速度,也只能看着女人像是风中凋零的花瓣,之后坠落,翻飞了几圈,坠进深海。跟着坠进深海的,是柯羽夜的死了的心。

两年之后,柯羽夜坐在病房的床前,看着睡着的女人,一言不发。医生说女人或许永远也醒不过来了,而柯羽夜也应了那个诅咒,一直守在床前。婆罗岛的事情结束之后,一切的真相浮出水面,原来,错的人从一开始就错了,五年前也好,二十年前也好,真正的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而暗黑组织奎不过就是做了一个炮灰罢了。隐藏在柯羽夜头顶的那个带着恐怖面纱的幕后操纵者,就像是这个城市之中最为诡异的存在,他主宰着这座城市里每一个人的生死。

柯羽夜深深忏悔自己曾经犯下的所有过错,他坐在她的病床前,反复的翻查着所有的资料。他欠她的,他会用余生所有的幸运去偿还。但是幕后操纵者欠下的所有,他柯羽夜要用余生去讨还。

“行之,把二十前,所有的案宗带过来。还有代号叫噬魂的卧底,和组织所有的通话记录。”


下一篇:第一千零八章:金丹陨落
上一篇: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第二十二章 我就这么进医院了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