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库 - tukuu.com 门户 旅游 查看内容

【花魁篇】17

2017-7-13 11:01| 发布者: | 查看: 230| 评论: 0

摘要: “哎,起来吧,夜里地上怪凉的。”迟老爷不紧不慢自行泡了壶茶,这才转身坐下,同时摆摆手招呼跪在书房中央的水芝。水芝却没有动作,无言跪着。迟老爷叹了口气,倒了两杯热茶:“哎,我知道你心里怨恨破风军,我怎么 ...

“哎,起来吧,夜里地上怪凉的。”

迟老爷不紧不慢自行泡了壶茶,这才转身坐下,同时摆摆手招呼跪在书房中央的水芝。

水芝却没有动作,无言跪着。

迟老爷叹了口气,倒了两杯热茶:“哎,我知道你心里怨恨破风军,我怎么劝也都没什么用处,但你也别因此钻了牛角尖,况且,破风军本质上,并不是……”

水芝见迟老爷竟开口替破风军讲话,这才抬起头来不卑不亢回应:“小奴先前用计利用了迟府,如今迟老爷宽宏大量不追究罪过,小奴已是千恩万谢,所以迟老爷不必费心再替小奴排解。只是,事已至此,小奴也认清了眼前的现实,破风军的强大,不是我们花奴能轻易撼动的,这次的事情,就当是吃了教训。”

迟老爷顿了顿,摇摇头道:“哎,我叫你来,不是劝你放手的。就事论事,这次的花魁案的确是破风军年青一代犯下的过错,他们理应受罚,只不过你也知道,你以卵击石,以性命换来的代价不过是打在他们身上的几块板子,这样的方式,在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看来,是划不来的。”

水芝疑惑,不知这眼前看起来不问世事的小老头儿究竟有什么目的。

“哎,想要撕下身上奴隶的标签给花族报仇,你这样的方式,是行不通的。有些事啊,还真得慢慢来。”迟老爷站起身,亲自伸手将水芝扶起让到一旁的座位上,将其中一杯热茶放在她的面前:“所以我叫你来,不是想讲什么大道理,只是想同你赔个礼,道个歉。”

水芝疑惑不解,却是忽然脸色发白,瞬间身子一软重新跪下:“迟老爷……”

“哎,怎么又跪着了。”迟老爷这次没有弯腰去扶,而是忧心叹了口气,自顾自端起自己面前的茶咂了口,“破风军……哎,真是一言难尽啊。不过,如果我这么做你心里会好受点,也算是对得起你那些死去的友人了。”说罢,只见迟老爷正色挺直了身子,抬脚往后迈出一小步,随即两手一抱拳,对着水芝郑重行了个礼。

水芝却连头也不敢抬,深觉这迟府大院的夜晚寒得刺骨。

迟老爷礼毕,这才重新坐回了太师椅:“好了,我已替破风军同你道了歉,那凌江老将向来刚正不阿,朔远那小子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破风军这边也算是为此事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那么接下来……”

水芝一听,连连含泪磕头:“小奴有罪在身,难逃一死,恳求迟老爷将小奴交给官府公正处决!万不要……不要将小奴交给破风军!”

迟老爷咂咂嘴:“哎,你们啊……还真以为破风军是一群流氓土匪吗。”

水芝无言,颤抖跪在原地。

“破风军,势如破竹,风驰电掣。想当年,是鹰舒大将军带领这支军队征战四方,一统天下,才被先皇御赐此名号,授之无上荣耀,受四方敬仰。那时候的破风军,才是真正的破风军啊……”迟老爷似乎陷入了回忆,眯起眼来连连感叹。

水芝却是咬紧了牙,壮胆回应道:“新历以前,花奴向来避世隐居于北川,不问世事,对迟老爷口中的那个破风军并不了解。对我们花族人而言,破风军,就是三十年前杀害先皇扶幼帝登基,撕毁与花族和平共处条约,一把大火将族人屠杀贩卖为奴的可怕军队,更是这三十年来欺辱花奴的罪魁祸首。因此……迟老爷所说,恕小奴听不大懂。”

迟老爷苦笑,摆摆手似自言自语:“罢了罢了,是我上了年纪糊涂了,花族与破风军之间的仇恨不是我一杯茶就能了结的事情。”

水芝抬眼看向那仍冒着热气的茶碗,便不再说话了。

“哎,不早了……明日,给牡丹立个花冢祭拜,你就随我一同去京中吧。”迟老爷坐在原地闭目道。

“京中?”水芝一脸不解。

迟老爷却是抬抬手腕示意水芝退下:“南将营破风军内部矛盾尖锐,凌江常年不在南岭,朔远掌权,若将你交给南岭官府,那知府欺软怕硬,最终你仍逃不过朔远的魔爪。”

水芝诧异抬头。

“你的过错,到了京中自然有人会公正评判。”

水芝这才明白,原来今日那大都督凌江,正是眼前这位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迟老爷搬来的救兵,不为别的,只为从朔远手中保出自己这条毫不值钱的性命而已。

水芝想明白后,这才无言起身,端起眼前的茶碗一饮而尽。

“哎,早些休息吧,明日启程,”迟老爷捶了捶腿站起身,晃悠着浑圆的肚子拐入书房内室。

“明日,我带你去见见真正的破风军。”

这是迟老爷同水芝讲的最后一句话。

直到漫天纸钱,水芝一身丧服给牡丹立下花冢,再到马车摇晃,沿大道一路北上抵达耀眼的京中,最终到迟老爷畅通无阻步入京中皇城门下破风军中护队驻地,都没再同水芝说过一句话。

这里,就是破风军的权力核心,鹰舒所在的地方。

水芝跪在大门前,看着孤身步入前厅的迟老爷的背影,才知道自己误打误撞,还真的是寻了个足以同破风军对抗的筹码来利用。

只不过到了后来,究竟是谁利用谁,早已说不清。

“进来吧!”

只听迟老爷一声招呼,水芝慌乱起身抬头,却被京中刺眼的阳光闪得睁不开眼睛,只模糊看到前厅镂空雕花的屏风后面走出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脸上横着一条丑陋的伤疤,却是看不清真切的容貌。

“南盛,别来无恙。”

那声音充满震慑与威严,让水芝脚下有些不稳。

迟老爷微笑欠身拱手回应:“鹰舒将军,好久不见。”

(花魁篇 完)


下一篇:当恋爱对象看过,于是让那个男人有机可乘!漫画第12章
上一篇:封神乾坤 第二十六章再别王府赴灵剑 宣明酒家闻变故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