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库 - tukuu.com 门户 娱乐 查看内容

黄磊:哄老婆教育孩子,都需要“套路”

2016-9-2 15:43| 发布者: gm| 查看: 257| 评论: 0

摘要: 黄磊(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讯 (记者 凌晨、刘玮)见到黄磊时,他正抱着大大的靠枕,趴在大沙发上。语气有些无奈,更有点心酸:“咱们能趴着采吗,我的腰太酸了。”从上海到北京,经历航班取消, ...
黄磊(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黄磊(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新京报讯 (记者 凌晨、刘玮)见到黄磊[微博]时,他正抱着大大的靠枕,趴在大沙发上。语气有些无奈,更有点心酸:“咱们能趴着采吗,我的腰太酸了。”从上海到北京,经历航班取消,换乘高铁,在两个城市来回折腾近10小时。连续的宣传、采访、拍摄,让这位神采奕奕的“黄老邪”,神色中露出难以掩饰的疲倦。

  但,当灯光亮起,摄影机红灯闪烁。镜头下的黄磊挺直了背,细致又耐心地聊起了舞台、表演、家人和自己。作为演员,他享受着舞台,并沉浸在角色和现实的往返当中。作为父亲,他体贴温柔,要与女儿共同度过叛逆的青春期。作为丈夫,他尊重妻子,保护两个人的完整和独立。面对自我,他的坦然中透着一丝杨绛式的哲学气息:世界属于你自己,与他人毫无关系。

  而镜头之外,他没穿袜子的双脚踩在鞋面上舒展开来,自在又调皮。也许,这才是文艺男神的真实一面。他从来都有烟火气息,跟披着长发唱《我想我是海》的那个黄磊,没什么不同。“你们都是从作品里接触我,但生活中并不了解我。其实我没变,是时代变了。”

  舞台是甜的有魔力的

  对于童年的黄磊来说,舞台是甜的。父亲黄小立是著名的舞台剧演员,黄磊在懵懂时就接触了舞台艺术。仅有的记忆里,6岁的他抬头望着红色幕布缓缓落下,台上站着穿着戏服、神采奕奕的叔叔阿姨,一边笑着谢幕,一边往台下撒糖。他期待着,在糖果雨中张开手,再弯下腰一颗颗捡。

  直到1992年,他才真正感受到舞台的魔力。那年,黄磊所在的表演班排演毕业大戏——契诃夫的《三姐妹》,他扮演二姐玛莎的丈夫库雷京。

  黄磊至今记得,在人民艺术剧院首都剧场的那场演出。彼时,21岁的他穿着一身燕尾服,忐忑又激动地站在二道幕后,默念着走出去的台词。虽然要做的动作已经排练了几十次、上百次,他看着台上,心跳还是不由自主地加速。想着:“我要成为一个职业演员了,要成为一个职业演员了……”

  走出幕布,黄磊感觉自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条船,头晕目眩。“整个舞台在摇晃,灯光非常明亮、耀眼,台下坐满了观众。你看不见他们,但你能感受到他们在那儿,感觉到他们的眼神、呼吸,还有那些杂音。”直到在舞台上站定,台词脱口而出,他才一点点慢慢沉静下来。

  表演是本能全靠自己

  如今,在黄磊看来,舞台感是一种技巧,而镜头感则是种职业习惯。当问及喜欢在摄像机前还是舞台上表演时,他的回答并不意外:“我更喜欢舞台,因为舞台的连贯性更强。它的独特在于‘这一次’,观众就在你的面前。要跟观众产生默契和呼应,这个过程很奇妙。”

  对观众而言,黄磊对外公演的舞台剧并不多,只有《暗恋桃花源》和《四世同堂》。其中,《暗恋桃花源》从2006年演到现在,黄磊版的“江滨柳”走遍了全国各地。他身边的“云之凡”也从袁泉[微博],慢慢换成了妻子孙莉。他形容表演是一种本能:“它是两个我在互换,一个在监督,一个在表演和感受,两个我的替换频率非常快,快到无法描述。”到最后,表演就成了完全“自我”的个人化产物。“最终,演员的成熟其实还是要靠自己。”他说:“这就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但是,即使演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场。他依然无法成功抓住所有与观众的默契。“到今天,我都有抓不到的时候。用斯坦尼斯弗拉斯基的话来说,如果我们与观众、剧场有了真正的融合,是忘我的。但这种忘我是瞬间的,是不期而至的。”

  工作太强势谁都怕我

  在真人秀《极限挑战》中,黄磊时刻展现出强大的推理分析能力,让搭档和观众都心服口服。黄渤[微博]笑着喊他“老狐狸”,网友也送上绰号“神算子”。说到能力的来源,黄磊哈哈大笑。“这没什么,生活中这就是经验,对细节我很注意。”黄磊喜欢逻辑推理,爱看侦探小说。“小时候玩藏猫猫,我也找个地方、使个小计,让人抓不着。”

  观察力好,聪明心细的人在生活中可能比较累,他坚定地摆了摆手。“不会,因为我忘得也快。我能跟人聊,也能转头就忘。”黄磊说,他清理内存的能力很强。“忙一天回家,咔往床上一躺,关灯睡着,就全忘了。”这样的忘性还体现在表演上:入戏快,出戏也快。“说词儿的时候哗哗说,等半年之后戏播出来看,想哟,什么时候演过这段,真不记得了。”

  当然,人无完人。就算是被称为“黄老邪”的黄磊,也坦然面对自己的缺点。“有时候我也会急躁,还会翻来覆去想一件事很多遍。”上升处女座的他,是个完美主义者。这或多或少给身边的人带来压力。“我知道有时候给身边人的压力很大,我会有要求太严苛的时候,太强势了,我自己也知道这个毛病。”他说自己一板脸、一瞪眼睛,大家就会“昏倒”。“比如在剧场排练的时候,我一严肃大家都很紧张。教书的时候,海清[微博]他们是真害怕。”

  生活有耐心主攻后厨

  工作上容易着急的黄磊,生活中却很少急躁。他手巧,擅长做手工。有时候家里的项链缠成一团解不开,多多弄不了,孙莉就直接开口“找你爸去”。黄磊说,对于特别小的事,他喜欢做,也格外有耐心,包括做饭。提到美食,黄磊滔滔不绝。“我喜欢做小吃、面,做的包子饺子都还不错。”他的两个女儿对于爸爸还是妈妈做饭好吃,只有一个选择。因为妈妈不擅长厨艺,只能回答爸爸是今天做得好,还是昨天做得好。

  “我老婆不会做饭,但美食以外的东西都是她负责。”黄磊跟妻子孙莉相爱21年,家里分工很明确。黄磊负责后勤保障,孙莉抓孩子教育学习。谈到夫妻相处,黄磊直言“就是一块儿吃,一块儿住,一起去想着未来怎么更好。想着儿女怎么长大,想着将来有一天老了,一起怎么生活。两个人要有共同的爱好,喜欢吃一样的东西。最重要是价值观一致。”

  他反对把爱人、儿女当做生活的支点。“儿女、对方、家庭、父母、朋友、事业、兴趣都要作为你的支点。还有一个最最根本的,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他喜欢杨绛先生在百岁时说的那句:世界属于你自己,与他人毫无关系。“你要坚信你自己,喜欢你自己,这是将来面对人生重重别离最重要的。”

  新鲜问答

  谁不喜欢可爱的人?

  学习好or性格好,我选后者

  新京报:《小别离》讲的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你自己是不是生活中也很关注这个话题?

  黄磊:我很关心,因为我们家多多已经10岁多了,教育她最多的老师就是她的爸爸妈妈。一个人如果学习好,个性不好也挺糟糕的,是吧?飞扬跋扈、不合群、情商低这都是问题,你就算是个学霸也是个讨厌的学霸。如果你学习成绩普通一般,但你招人喜欢(也很好)。谁不喜欢可爱的人、个性好的人?我觉得个性养成在父母那儿是比较重要的,所以我很关心这点。

  新京报:那在家里教育孩子你和太太也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吗?

  黄磊:当孩子有一些事情是需要大家站队、有立场的时候,爸爸妈妈是要站在一起的,而不是说分成红脸、白脸,我们两个人一直反对这个。我觉得这样不好,错了就是错了,爸爸妈妈一起说你错了,对了就是对了,我们一起赞扬。多多学习可以,但是有时候练钢琴跟妈妈较劲,我就假装跟她是一头的,回头跟媳妇说,我潜伏在多多那边,了解她的内心动态,其实咱俩是一头的。全是套路。

  新京报:你对中学生留学热持支持态度还是反对态度?会考虑说以后把多多送到国外去读书吗?

  黄磊:我坚决反对把孩子在18岁之前送到任何国家,单独让她去住校,我举四肢反对。因为她18岁以后就会离开你,而且要离开得特别彻底,她要开始自己的人生,即便她对父母有很深的感情,可是她还是会渐行渐远。所以在她18岁以前,我不要离开她,我们要享受在一起,这人生中美好的18年。为什么要把她放到国外去,然后你在国内,或者是你让老婆去,你在国内工作?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新京报:你曾说你并不反对早恋,15岁就可以谈恋爱了,如果多多恋爱了,你会尊重她这种懵懂的情感吗?

  黄磊:我说15岁,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十四五岁的时候都会青春萌动。这个东西是你反对不了和阻拦不了的,你怎么弄?你跟踪她,你监督她,你把她关起来?叛逆是什么?叛逆一定有对立面,等到多多叛逆那天,我一定要站在她的旁边,而不是站在她的对面,我跟她是一头的,她叛逆谁啊?喜欢一个男孩,这是好事,但是你要懂得你这个年纪可以做的事情和不可以做的事情。

  我是腊肉,好下菜

  从标准的文艺男青年,到如今沾满烟火气息的黄小厨,黄磊觉得,自己并没有多大变化。“就是比原来胖了点,比原来有钱了,比原来情绪更稳定,比原来做得事更多,比原来更相信自己,比原来更有个平常心。但是我爱读什么书,爱听什么样的歌,我喜欢什么长相的女孩,这些都没变。”

  年轻时也是小鲜肉的黄磊,现在自称是腊肉。“腊肉好,下菜。”而对于自己的发福,“无可奈何,咋办呢?我也想装嫩,装不了啦。人嘛,每个阶段就过每个阶段该过的样子,我觉得还挺自在的,也挺来劲。可以读书,可以做事,还有妻女,知足。”


下一篇:基因太强大!冯铭潮父子齐撞脸吴彦祖  
上一篇:贺炜徐洋:国足最后把对手打紧张 主场目标胜韩国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