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库 - tukuu.com 门户 军事 查看内容

扩军改革临阵换将 看美海军如何与中俄战略竞争

2018-2-14 11:31| 发布者: | 查看: 17| 评论: 0

摘要: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文/马骐騑) 对于美国海军而言,过去的2017年可谓是五味杂陈的一年。一方面,美海军继续在反恐战争的打击行动以及针对俄罗斯和亚太地区的“威慑”行动中发挥重要作用,且得益于近期美国 ...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文/马骐騑) 对于美国海军而言,过去的2017年可谓是五味杂陈的一年。一方面,美海军继续在反恐战争的打击行动以及针对俄罗斯和亚太地区的“威慑”行动中发挥重要作用,且得益于近期美国的军费增长态势,能够推动包括新型核动力航母、濒海战斗舰和F-35B/C隐身战机等武器的制造。另一方面,以第7舰队为代表的美海军作战部队,也深受战备训练、维修保障和管理机制等多方面痼疾所害,在去年连续遭遇多起恶性的撞船触礁事故,并导致系列海军高级将领因事故去职或断送前途。同时,美国海军现有的舰队规模也不足以满足现时的国防战略对海上力量的巨大需求。这种复杂的局面,使得美国海军着手研究各种设想措施,以确保海军部队的作战能力和军种发展。从近期美国媒体的报道来看,这些倡议设想即可以用“扩军改革换马备战”来概括。

  先谈“扩军”。自2016年美国海军现役舰船规模“触底”至278艘以来,美海军一直把扩军舰队规模视为海军发展的首要任务。美海军研究机构在2016年底发布出的报告即认为,目前美海军面临的全球部署和作战任务,需要最少355艘各型舰艇才能加以满足。而基于海军最急迫的部署和维护轮换需求,美海军也必须将舰队规模扩充至308艘。然而,由于美国国防经费的具体数额长期在政界争执不下,且海军还和要其他军种争夺预算支出的重点。因此尽管近年美国海军的造舰计划一直稳步推进,但大规模的舰队扩充始终暂付缺如。美海军近期提出的扩军计划,则是在此前的扩充目标未能达成的情况下,在原有计划的基础上“老调重弹”。

  据美国海军研究所网站近期报道称,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理查德森近期表示,2018至2019财年为海军建设拨付的经费,将支持海军将其舰队规模恢复至355舰的目标。理查德森认为,“355舰”不一定是美海军扩充舰艇数量的铁律,但为确保海军的作战能力,美海军需要更多的作战力量是一个“共识”。不过,与此前美海军更多强调扩充舰队规模以满足“需求”的思路不同,理查德森开始强调扩大造舰能力的现实问题。目前,美国国内的造船产业已经大规模萎缩,仅有的几家船厂都倚赖海军造舰来维持生计,且仍不断有船厂倒闭。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蔓延,即使未来能为海军扩军拨付充足的经费,美国国内的造船业产能也会成为阻滞扩军的障碍。因此,美海军将首先着力于恢复美国造船工业的基础,为其注入资金并保持产能。相比之下,355舰计划虽然也是一个现实的发展目标,但仍需要时间和相应的工业基础才能逐渐恢复到这一规模。同时,在新的国防部和海军部体制下,如何重构现有的装备体制来提高效率,也是美海军要研究的重点问题。然而,这一举措也意味着美国海军难以在短时间内拥有与其部署需求相适应的舰队规模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比于老调重弹但正在付诸实践的扩军计划,美海军近期提出的“改革”方案则可谓颇有新意了。近期,美国《防务新闻》网站报道称,美海军在针对太平洋舰队进行了多次评估检查后,认为应采取体制改革措施,以缓解太平洋舰队所面临的战备不足和任务负担过重的困境。而这一体制改革的重点,就是对太平洋舰队进行“削权”和减负。美海军作战部副部长领导的海军战备改革与监督委员会提出,将太平洋舰队下辖的两个中将级兵种机关——太平洋舰队水面舰艇部队和太平洋舰队航空兵部队机关迁移至位于美国东海岸的诺福克。换言之,将这两个美海军中最高级别的兵种管理机构转隶负责欧洲-大西洋战区的舰队司令部管辖。而在这两个军种机构转隶后,可能只为太平洋舰队保留2个少将级的低级别兵种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改革方案不仅意味着美国太平洋舰队下辖的兵种机构的转隶和降级,还显示出美国海军试图重新构建管理体制,增大海军领导机构对战区一线部队的控制权的意图。由于亚太战区幅员辽阔,任务类型复杂多样,美国海军此前一直认为太平洋舰队应在部队管理和部署上享有自主权。因此,在2001年的美海军体制改革中,为太平洋舰队保留了2个中将级别的兵种管理机构。而在美海军近期对太平洋舰队的评估中,美海军高层认为现有体制导致对海军作战部队的指挥和控制能力降低,导致部队负担过重和权责不明确,也降低了舰艇的使用效率。

  一旦上述改革付诸实践,就可以将太平洋舰队从现在承担的繁重的管理维护职能中“解放”出来,从而专心于亚太地区的海上战略和作战议题。不过,美海军内部对于这一改革方案却是莫衷一是。从目前的报道来看,美国海军领导层似乎寄望于改革能加强中央集中控制以提高作战效率,曾在大西洋战区服役的一些退役高级将领对此也持积极态度。但太平洋舰队的将领却并不赞同这一改革。即将卸任的太平洋舰队司令斯科特·斯威夫特认为,太平洋舰队并不存在战备管理能力不足的问题,而部署兵力不足才是导致太平洋舰队事故频发的祸根。考虑到美海军撞船事故的涉事舰艇普遍存在的多头管理、人员训练不足和维护保养不足等问题,现有的改革方案确实给人以“治标不治本”之感。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美海军“里根”号核航母。(图片来源于网络)

  与这一大规模的改革重组计划相呼应的,则是美海军近期推动的人事更替。在因连续发生恶性事故而免除了太平洋舰队多位指挥官的职务后,新任指挥官也于近期陆续到任。接替饱受事故创伤的太平洋舰队司令职务的,是此前执掌在中东地区活动的美国海军第五舰队司令约翰·阿基利诺。而其前任斯科特·斯威夫特或是受到事故的“牵连”,未能如同哈里·哈里斯一样从太平洋舰队司令升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同时,此前在对华议题上屡屡强硬表态的哈里·哈里斯近期也将卸任,出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一职,继续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出力。

  目前尚不清楚接掌太平洋司令部这一要职的人选。据美国媒体透露,美海军属意于现任舰队司令部司令菲利浦·戴维森。同时,现任太平洋空军司令特伦斯·奥肖内西也有望出任此职。上述人事更替虽然令人“眼花缭乱”,但其要旨似乎是“排除”太平洋舰队的指挥官,而依靠引入来自其他战区和军种的将领来应对亚太地区的防务需求。这种“临阵换将”的举措,或许说明了美军对于此前执掌亚太地区的将领的不信任。但是新上任的“外人”能否更好地履职,恐怕也值得怀疑。

  在美国新《国防战略》提出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战略竞争”的背景下,太平洋地区的美军部队对于执行针对中俄的“威慑”任务,应对半岛问题和巩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同盟关系,都有重要的作用。美国海军近期推行的系列措施,似乎也在为新战略的实践做准备。然而,在海军兵力规模难以快速扩充的情况下,依靠集中和“改善”管理体制,外加任用履历“清白”的高级将领,能否应对亚太地区复杂多样的挑战和“竞争”的需求?这种通过改进管理体制和人事来提高效能的思路,是否又规避了导致美海军现有困境的痼疾之所在?这一切的疑问都有待时间的检验。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可能接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美国空军上将特伦斯·欧尚纳西。(图片来源于网络)


下一篇:英军欲靠军力重塑影响力:拟增兵阿富汗重返亚太
上一篇:印度国防部通过采购武器计划 将购超70万支步枪机枪

鲜花

鸡蛋
返回顶部